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鹰扬三国 > 卷三 两京风云 第四十六章 茫然无措

卷三 两京风云 第四十六章 茫然无措

鹰扬三国 | 作者:天上白雪| 更新时间:2019-08-14 06:4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张温果是信人,不到半日,粮草辎重与两千精兵便已调拨完成令南鹰颇感意外的是,统领这两千兵马的竟然是老熟人张节和司马直

    双方见面,均是大喜过望细问之下才知,灵帝为了防备河北群盗和凉州乱军突袭,令朱儁为河内太守,拱卫京畿张节司马直等朱儁的部将属下便被划入张温帐下听用张节一听张温欲选出一将统兵支援鹰扬中郎将,登时两眼放光,险些打破了头才抢到了这个差使dm

    他得意洋洋的向南鹰自夸,这两千兵马几乎全是平定黄巾战争中的老兵旧部,战力不俗,其中更有不少还是宜阳老乡,指挥起来绝对如臂使指云云听得南鹰不由心花怒放,差点没有拍碎了张节的肩骨

    而司马直更是两眼放光,能够追随南鹰和高顺去平定百万河北群盗,这可是不亚于平定黄巾之乱的盖世奇功,纵然他司马直再淡薄名利,一想到可能会名留青史,一颗心儿也激动得颤了起来

    遵照灵帝的口谕,南鹰统领数千大军,堂而皇之的打出了“河北招抚使”的旗号,一路上悠哉游哉的向北行去

    他面上看似平淡从容,心中却甚为焦虑这次可不是去打仗,而是要劝降招安!自己压根儿就没有做过这种事,心中当然有些没底而最令他头疼的是,情报工作的进展亦是收效甚微,出发前便已派出的几拨斥侯纷纷回报,说是初步探明了河北群盗的活动区域,也发现了几处贼军的聚居之地,但是这些区域多为山谷,易守难攻而当地百姓也几乎都是贼军的附庸,想渗透其中极其困难,尚无法探清各贼首的真正底细

    待得过了黄河,已经逼近河北群盗的地盘,南鹰终于沉不住气了他与众将商讨多次,却均有一筹莫展之感众将有的建议先选其一全力歼灭,以起杀鸡儆猴之效;有的说不妥,若是直接攻取其一,则必将令余下的盗匪同仇敌忾,死心抗拒;有的北军将领干脆提出,卢植将军尚有三万大军在河北,不如请他配合作战,一股脑将几十家贼军全给灭了,那多痛快?

    他们众说纷绗莫衷一是,南鹰却是气得拍了案子!就知道打打杀杀,全是一群没有脑子的粗人!眼看着大汉这些年天灾**不断,百姓流离失所,各地人口已经锐减,再将这几十万乱民不分青红皂白就给屠了,休说自己要枉死多少弟兄,这河北数州之地还要不要老百姓耕田种地了?

    贾诩倒是提出一条毒计,利用数十家贼军不相统属各怀鬼胎的复杂关系,许以重利散播谣言,并派出伪装小队四处攻击,彻底搅浑这池深水一言以蔽之,就是以分化挑拨之计,令其自相残杀,然后趁着形势大乱之际出面招安,再故意赐予各贼首以等级悬殊的各级官职和财物,使其同床异梦,相互倾轧,最终个个击破,永绝后患

    南鹰听得不寒而栗,却是怦然心动这贾诩倒真是不愧了毒士之名,一计施出,动辄绝人门户

    然而他苦思良久,却仍然否了这条妙计原因有二,第一是如此做法死伤必众,受苦的仍是那些刚刚摇身变成乱民的老百姓若非是活不下去,谁愿意家中有房有地的好日子不过,来当这山贼盗匪?此举太过有伤天和!

    第二个原因,这条计策虽然甚好,甚至可以一劳永逸,却是费时耗力,迁延日久如今天下已经大乱,天子之所以肯放下身段去主动招安,就是想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消除近在咫尺的威胁,震慑那些蠢蠢欲动的天下宵小和北方异族,然后集中力量抵抗凉州叛军若河北之事迟迟不能解决,只怕各地都将出现此起彼伏的叛乱,那时便真要焦头烂额疲于奔命了!

    或许,自己真的应该选择一处较弱的贼军,以雷霆万钧之势将其斩尽杀绝,以彻底震慑余贼!南鹰想得头都疼了,却始终犹豫着,狠不下这条心来

    因为无计可施,大军只得一连数日驻扎在襄国附近,竟是动弹不得

    这一日入夜,南鹰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索性起身出帐,信步而走

    守卫营门的士卒们远远瞧见主将,慌忙一起躬身行礼

    南鹰瞧见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心中一暖,抑郁之情也消去了几分,微笑着上前拍拍这个,捶捶那个,望着部下们憨厚的笑脸,再次回忆起在隐龙基地时与战友们共同嬉闹的日子

    “都跟着本将日子不短了吧?”他笑吟吟的问道:“本将虽然叫不出你们的名字,可是一个个瞧着那个熟悉啊”

    “回将军!”一名士卒挺胸道:“属下是在棘山之战前跟的将军,现在快一年了!”

    “呸!这也敢拿来吹!”另一个什长一把推开他道:“知道将军率领五百精兵奇袭甘陵的壮举吧?我就是那五百人之一!”

    南鹰听得双目一亮,点头道:“怪不得瞧你小子脸熟,原来如此!”

    那什长更是大喜,上前手舞足蹈道:“将军,您还记得那日在敌人的城守府门前,您一路纵马直冲进去,属下就紧紧跟在您屁股后面……”

    带队的都伯哭笑不得,上前斥道:“将军面前,不得轻狂!你们……”

    “唉!”南鹰抬手制止他继续说下去,不满道:“本将如何带兵你不知道?只要令行禁止勇于作战就行了,哪儿来那么多规矩?”

    “诺!”那都伯只得无奈住嘴

    士卒们听那都伯这么一说,虽然明知南鹰平易近人,却也不敢再过于放肆,只得围在一起,傻笑着瞧向自己的将军

    南鹰的目光一一扫过那一张张真诚的面孔,蓦的心中一动自己此行究竟如何用计,虽然问遍了诸将,却从来也没有征求过这些士卒们的意见他们大多也和那些乱民们一样,都是贫苦人出身,或许心里有什么想法也说不定

    他微微一笑,道:“将士们,本将此次奉皇命平定河北,你们说说,这仗应该怎么打呢?”

    “打仗?”众士卒一起面面相觑

    那个参与过奇袭甘陵的什长脱口道:“将军,难道咱们真要去杀那些老百姓?”

    “胡说!”那都伯瞧了瞧南鹰的脸色,连忙斥道:“什么老百姓?他们现在都是乱民,是盗匪!”

    “闭嘴!”南鹰不耐道:“本将还没问到你呢!急个什么劲?听人把话说完!”

    “将军容禀!”那什长上前一步,眼中闪过迷茫之色:“这些日子来,咱们追随将军平黄巾退叛军,从来也没有手软过!可是,可是属下听说那些所谓河北群盗,不过是挟杂着大批老弱妇孺的流民啊要让俺杀他们,这可,这可有些……”

    他低下头去:“可有些下不去手!”

    那都伯一听立时急了,正要开口喝骂,却见南鹰狠狠的瞪了过来,吓得连忙住嘴,退开了一步

    “你们呢?”南鹰瞧着其他有些手足无措的汉军,静静道:“你们是否也是如此想法?”

    “将军恕罪!”一名小卒突然眼中微湿道:“小人便是河北人,三年前从军至今也没有回过家乡这些日子来,小人一直很是的,生怕家人也迫于生计,去从了那些盗匪!”

    “是啊小人也是!”另一名士卒叫道:“小人的家人绝不可能加入黄巾蛾贼,但是否会加入那些流民大军,就连小人心中也没底啊”

    士卒们一起安静下来,显然均是触动了思家思亲之情

    那什长突然抬起头道:“将军!属下相信,您是不可能命令我们攻击那些流民的!”

    “哦?说说看!”南鹰有些惊异道:“为什么这么认为呢?”

    “或许将军您自己都忘记了,可是我们这些属下们却是死也不可能忘记的!”那什长面上充满敬佩之色:“当日我们奇袭甘陵时,黄巾军为了逃跑便纵火焚城,使城中百姓们死伤无数为了城中的百姓们,您甚至不惜放弃扩大战果,亲自领着属下们四处灭火救人!”

    “那个时候,俺就在想了,这样爱护百姓的将军才值得咱们跟着他干!”那什长紧紧握紧了拳头:“因为,咱们又有哪一个人不是爹生娘养的?”

    “所以,属下坚信!”他很肯定的说道:“如果那些盗匪真是流民,您一定会想出两全其美的办法!而不是命令属下们放手杀人!”

    南鹰听得心中剧震,不能置信的向那什长望来,却见他双眼尽是诚挚恳切之色,充满希冀的回视过来

    “说得好啊”南鹰呆了半晌,才无言的拍了拍那什长,转身行去

    自己确是太急于求成了,从来也没有设身处地的为将士们想过,或许他们的亲人就在那些乱民之中,若自己武断开战,令大军清剿河北乱民,只怕便会将士离心,从此种下日后分化的恶果

    而自己的内心是否也正在发生着不可察觉的细微变化?换成当日,自己又怎么可能生出屠杀无数生灵的可怕想法?他不由悚然心惊,连续的战祸和动荡的时代,也许已经侵蚀着自己的心灵,重演当年在隐龙基地中,那种因终日杀戳为生而滋生的可怕心魔自己当年是因为老爹的谆谆教诲才险险没有误入岐途可是今时今日,又有谁来为自己点起苦海明灯,映亮自己的来路和归程呢?或许马伦可以,但是她毕竟远在洛阳,今后更不可能时时伴随身侧,一切的选择仍然要取决于自己的内心

    正当他心中一片茫然,毫无目的的向前漫步之时,突然一个细细的声音传入耳中:“小子,随我来!”

    ps:很久没有开口了,厚颜求一句:收藏推荐有木有?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