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古神帝 > 第2354章 庙4中之决

第2354章 庙4中之决

万古神帝 | 作者:飞天鱼| 更新时间:2019-09-03 17:1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阎折仙只是在庙门处随意一站,娇躯四周,自动显化出密密麻麻的符纹,如同蛛网一般交织。

    她身上,外溢白色圣光,与庙中的佛光交相呼应。

    “看在你刚才收剑不杀的情面上,你自废修为吧,我可保你活着离开这里。”阎折仙道。

    阎皇图深深的盯了她一眼,没有多言,显然是默认了她的承诺。

    张若尘手持湿漉漉的黑伞,淡然从容,道:“我若自废修为,就算能活着离开这里,也会很快死在别处。”

    阎折仙道:“我可保你性命,直至你老死的那一天。”

    阎皇图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道:“阎族嫡系子弟说话,必是一言九鼎,仙儿说能保你性命,就一定能。张若尘,我看这是你现在唯一的选择,否则,等待你的,只有死亡。”

    “就凭你们,能杀得了我?阎折仙,你说的那几百位大圣呢,我怎么没有看见他们?”

    张若尘的眼神看似轻蔑,可是心弦早已绷紧,目光随意四处看的时候,其实是在打量铜庙的格局和环境。

    按理说,缺和婪婴,绝对不会错过阎罗族本族星的机缘,肯定会来。

    但,为何一路都没有见到他们的身影?

    阎罗族既然在这里,布下了天罗地网,必定是高手尽出。觋在哪里?生死八子在哪里?阎无神在哪里?

    此刻与阎皇图交手,并不明智。

    阎皇图看出了张若尘想要遁走的意图,道:“别看了,这座铜庙,只有一处出口。”

    说出这话时,阎皇图的手指,指向阎折仙此刻站立的位置。

    阎折仙手腕扭转,在身前,画出一道火焰形状的符纹,将庙门封住。

    火焰符纹,虽然还没激活,却散发出惊人的热量,将铜庙中的佛台、铜像、柱子全部都映照成了赤红色。

    “今天你是走不了的,阎罗族的意志,从古至今,无人可以撼动。”阎折仙道。

    张若尘道:“封锁了庙门,阎兄是打算在这里,与我生死一战吗?”

    “求之不得。”

    阎皇图缓缓卷起衣袖,又道:“既然你击败了无疆,自然也就有资格,与我交手。我修炼的皇道,正是要不断击败强敌,积累气势,实现心境的大突破,才能实现修为的大突破。”

    “皇道,是至高无上的意志,可以驾驭世间万道。只有皇道大突破,我才能融合更多的圣意,冲击到二品圣意的层次。”

    “所以,你们吞服准帝品圣意丹,可以做到的事,我却不行。我要的是,败尽世间一切对手,或者杀死他们。”

    阎皇图身上的气势不断攀升,一缕缕金色神光,冲出毛孔,充斥整个铜庙。

    “嗷!”

    道道龙吟声,从他体内骨骼中传出,震耳欲聋。

    受到这股冲击,阎折仙画出的火焰符纹,被震得颤动不休。她心中暗暗吃惊,“五叔的修为,变得更强大了!”

    阎折仙可是知道,阎皇图能够和千问境巅峰的大圣,硬碰硬的战斗。

    对别的百枷境大圆满大圣而言,这是不敢想象的事。因为,他们还在追求千问境之下的排位,阎皇图却已经在争万死一生境之下顶尖强者的位置。

    两者相差十万八千里,不可同日而语。

    如今,阎皇图变得更加深不可测,阎折仙觉得自己,已经有些看不透他。

    “这一战,看来不需要我们出手,阎皇图就能将张若尘拿下。”在她身后,一位大圣符师笑道。

    阎折仙目光冷冽的盯了他一眼,道:“张若尘岂是易于之辈?他若是临死反扑,引动暗时空物质,你想过是什么后果吗?”

    暗时空物质的破坏力,早已传遍阎罗族,即便是大圣也都闻之色变。

    铜庙内部,如此狭小的空间,一旦张若尘被逼到生死关头,完全有可能,使用暗时空物质与阎皇图同归于尽。

    “这么说,张若尘岂不是已经立于不败的境地?”那位大圣符师,脸色肃然,不再像先前那么乐观。

    “天下哪有不败的人?张若尘若是使用出暗时空物质,死的只会是他。”

    阎折仙意味深长的说了这么一句,随后,道:“你们助我一臂之力,刻画符纹,我要再画一道花舞人间,哀葬张若尘。”

    “轰!”

    一道暗紫色的雷电,从云中落下,击在铜庙顶部,顿时密密麻麻的雷电,将庙宇包裹。

    庙中,也有雷电逸散出来,化为龙舞蛇行的形态。

    就在这一刻,阎皇图和张若尘身上的气势,积累到了巅峰。

    阎皇图率先出手,被神芒包裹的拳头,如同大日流星一般击出。

    出拳时,他的体内,冲出一道巨大的金色光影,如同一尊古老的神皇显化出来。

    张若尘怡然不惧,一掌打了出去,不动明王圣相随之冲出身体。

    “轰隆。”

    拳掌相撞,爆发出比刚才的雷鸣更加震耳的声响,并且声音还在铜庙中反复回荡,震得空间似乎都要爆开。

    换做是不朽境大圣,若是此刻置身在庙中,怕是已经七窍流血倒地。

    二人的身体,瞬间分开。

    “嘭!”

    张若尘倒飞出去,撞击在身后十多丈外的铜壁上,发出金属碰撞声,犹如大吕洪钟被撞响。

    铜壁上,有古老的神纹浮现出来,挡住了所有冲击力。

    张若尘的肉身强悍,并没有受伤,身体从铜壁上滑落下来,很快便是恢复如初。

    阎皇图后退了四步,稳住身形,道:“千问境之下,我的力量,无人可以匹敌。婪婴不行,罗生天不行,无疆不行,你也不行。这一战还想继续打下去,张若尘你最好拿出真本事来。”

    天生皇道神骨,奠定了阎皇图极致无双的力量和防御。

    据说,他刚刚突破到百枷境的时候,便是硬接了一位万死一生境大圣一拳,虽然全身血肉尽毁,可是骨架却毫无损伤,能够重新生出血肉。

    而他的圣魂、圣源,皆是位于骨骼之中。

    以他现在的修为,别说万死一生境的大圣,就算是无上境大圣想要杀死他,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阎皇图果然厉害,想要与他比拼力量,我体内的枷锁,至少要挣断八十条才行。摩罗战帝的力量也很强大,可是与阎皇图比起来,却相差甚远。”张若尘心中暗道。

    只论力量,缺和婪婴,怕是都不如阎皇图。

    只有神皇子罗生天,或许可以与他硬碰硬,毕竟罗生天主修的也是力量,既有一双天生神目,又融炼了两颗活跃的神座星球。

    若不是肉身强大到极度变态的地步,怎么可能承受得住两颗活跃的神座星球?

    张若尘道:“修炼一途,炼的不仅仅只是肉身力量,还有圣道。我倒要看看,在三大恒古之道的压制下,你还能爆发出多少力量?”

    “哗啦。”

    空间真域、虚时间领域、真理界形在一瞬间,同时冲出张若尘的身体,覆盖整个铜庙。

    张若尘站在原地,双手缓缓划动,密密麻麻的时间规则冲出气海,围绕他的身体旋转,化为一条时间长河虚影。

    “你也接我一击试试。”

    张若尘一掌打出,时间长河虚影连绵不绝的,奔涌向阎皇图。

    受到空间真域、虚时间领域、真理界形的压制,阎皇图如同陷入泥沼,仿佛有万千锁链缠在身上,又有熔岩毒液在侵蚀他的身体。

    “轰隆。”

    阎皇图的脚掌,在地面一踩,随即,金色的阎罗气疯狂涌出,铺陈出一片世界画卷。

    与此同时,又有命运之门,在他身后显化出来,终于将三大恒古之道形成的压制挡住。

    “哗啦啦。”

    水流声响起。

    时间长河穿过阎皇图衍化出来的金色世界,向他胸口,撞击了过去。

    阎皇图哪敢让时间长河沾身,连忙施展出千问级高阶圣术,大喝一声:“万龙朝宗。”

    一拳打出,无数龙影飞出,皆是浑身金灿灿,化为了一条万龙长河。

    万龙汇聚成的长河,与时间长河对碰在一起,没有惊天动地的声响,可是两者却连绵不绝,相互抵消,相互磨灭。

    “阎皇图的皇道神骨上的九龙神纹果真玄妙,与万龙朝宗拳法结合之后,竟是能够挡住时间长河的侵袭。”张若尘心中暗暗惊叹。

    阎皇图心中的震惊更甚,这一拳他已是全力以赴,是神纹和千问级拳法结合的力量,却只能与张若尘分庭抗礼,实在太不可思议。

    时间长河从头流到尾,阎皇图的拳劲也已经耗尽。

    在这极其短暂的间歇,正是考验二人的时候。

    谁的变招更快,谁能更早打出第二击,也就能够在接下来的交锋中,占据先手和上风。

    做为时间掌控者的张若尘,显然占据巨大优势,他没有耗费时间凝聚圣术,而是,直接提起挂在腰间的紫金葫芦,便是施展出空间挪移,向阎皇图头顶砸去。

    阎皇图吓了一跳,从来没有修士,敢与他近身搏斗,张若尘这是想找死吗?

    而且,他手里拿的是什么?

    一个葫芦!

    阎皇图来不及施展圣术,只得抬起手臂抵挡。

    凭借天生皇道神骨,身体就是最强大的盾牌,不惧任何攻击。

    “嘭!”

    紫金葫芦将阎皇图的手臂,打得裂出血纹,圣血飞溅。

    这点伤,对阎皇图而言,犹如老痒痒一般。他正想反击,却见张若尘身形横移,又挥动葫芦,劈向他的背部。

    若是别的修士,面对张若尘如此快速的变招,只能闭目等死。

    可是阎皇图却怡然不惧,背部一弓,体内爆发出万丈神芒。紫金葫芦击中他的背部,将神芒破开,发出“嘭”的一声巨响。

    阎皇图的身体,犹如滚地皮球一般,在地上翻滚了出去。

    “再接我一葫芦。”

    张若尘施展空间挪移,再次出现到他的身旁,当头就砸,手中的葫芦,犹如无坚不摧的神器。也不浪费时间去催动葫芦蕴含的至尊之力,张若尘就是要压制住阎皇图,使得他没有还手之力。

    铜庙外。

    阎折仙和一众大圣符师,已经看呆。

    本来,他们对张若尘和阎皇图这一战,无比期待。毕竟,二人都是盖代奇才,他们之间的交锋,必定妙法尽出,观看这一战,说不一定受益无穷。

    但,谁能看得出,庙中是两位绝代大圣在战斗?

    与两个地痞流氓打架,有什么区别?

    一个用葫芦砸,一个毫无章法的抵挡。

    一位大圣符师,感到难以理解,道:“不应该啊!阎皇图已经达到百枷境大圆满,凭借天生皇道神骨,肉身力量应该远胜张若尘。近身搏斗,张若尘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对啊,近身搏斗,阎皇图绝对无敌。”另一位大圣符师感到郁闷,如此说道。

    庙中二人的战斗,让他非常失望,没有飘逸出尘,没有惊奇妙法,没有天崩地裂。

    阎折仙却是看出了一些端倪,道:“你们只说力量,却忘记了速度。你们谁能看清张若尘的招式?”

    那些大圣符师定睛细看,发现庙中张若尘的身影,竟是多达十七道。

    以他们的修为,只能辨清其中七道是残影,另外十道中,哪一道是真身,却是完全无法判断。

    没办法,张若尘太快了!

    阎折仙道:“阎皇图的力量虽强,可是却被张若尘的速度压制。”

    紧接着,她又道:“其实,阎皇图的速度也不慢,只不过,陷身在张若尘的空间真域和虚时间领域里面,就算有十成速度,也只能发挥出七成。”

    阎折仙暗暗思考,自己若是陷入阎皇图现在的境地,会是什么样的局面?

    只是一想,她便立即摇头,暗道:“今后若是与张若尘交手,绝不能进入他的千丈内,至少也要在空间真域之外。”

    直到此刻阎折仙才意识到,张若尘与她交手的时候,根本没有用全力。

    “空间越是狭小,对张若尘反而更加有利,在铜庙中围杀张若尘的计划,似乎是一个错误的计划。”阎折仙轻轻幽叹,暗暗思考如何帮助阎皇图。

    张若尘是强敌,比想象中更加难缠,不好对付。

    就在这时,铜庙中的战斗出现转机,阎皇图冒着硬扛张若尘三击的凶险,将至尊圣器通天如意取出,挥手劈出去,击飞了张若尘。

    因为被葫芦连续在头上砸了三下,阎皇图头皮破裂,满脸都是鲜血,提着通天如意,一边跺脚,一边咬牙大吼:“来啊,谁怕谁。”

    头破血流的阎皇图,如厉鬼一般,看上去分外狰狞,只是那模样,就能吓退不少修士。

    张若尘抹了一把葫芦上的圣血,在衣袍上擦了擦,道:“算了,真要引动至尊圣器,在这座铜庙如此狭小的空间中战斗,估计还没有分出胜负,我们二人就已经被至尊圣器的力量镇死。”

    “你会死,我不会死。战!继续战!”

    阎皇图刚才吃了那么大的亏,被张若尘追着打,疼不要紧,关键是丢脸。所以,哪里肯善罢甘休?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